曾让几千万人狂热的P2P终于归零 踩雷者亲述:到现在都在假装若无其事 – 科技金融在线(爱游戏)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Hi~新朋友,记得点蓝字关注我们哟

从国内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2007年诞生,这个行业在几乎没有监管的情况下,如同狂风暴雨般发展了13年,如今终于走到了末路。未来金融史上会如何书写这一段历史?留给几千万出借人的又是何种记忆呢?

11月27日,中国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表示,互联网金融风险已经大幅压降,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到今年11月中旬完全归零。

从国内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2007年诞生,这个行业在几乎没有监管的情况下,如同狂风暴雨般发展了13年,如今终于走到了末路。

未来金融史上会如何书写这一段历史?留给几千万出借人的又是何种记忆呢?

1

“正在为您接转人工客服,请稍等……”每一条信息发出去后都会收到相同的提示,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大拇指按下,发出了最后一条消息“我还在期待”,随后便陷入沉默。

摘下了几乎能遮住整个脸的大檐帽,任超露出了一个光秃的脑袋,在其他人眼中,他的标签是“受害的P2P患者”。

在P2P平台尚未出事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便利店店主,店面不大但是生意红火,5、6年的店面经营下来有了一笔积蓄,2014年跟着朋友进了网贷行业,在当时,P2P理财高于银行利息,随用随取的便捷成了很多并不擅长理财,却又渴望资产增值的人的首选。

高达12.5%的利率,对于这个不曾了解过半点投资知识,本本分分靠经营店面生活的中年男人来说,嗅到了赚钱的气息,从一千、两千开始,连续几个月的陆续存放让任超获得了2万多元不菲的利息收入。

而短时间尝到甜头的任超便一发不可收拾,不仅转移户头上的大半资金一头扎进了网贷平台,而且在“稳定”的高回报诱惑下,他铤而走险不断借钱,亲戚朋友借了个遍。

彼时,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浪潮的兴起,互联网金融成为创业风口,P2P的出现扮演着“月老”的角色,通过互联网简化了借款人与借款企业之间复杂的借款流程,被树立为典型,随之各地P2P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

而随着任超这种“羊毛党”的不断增长,2014年P2P行业迎来史无前例的疯涨,全国几乎每天都有1-2家平台上线,这期间,正考虑转型的丁宁看到了P2P行业的暴利,很快他就组建钰诚集团,自任董事长,并快速收购了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将这家公司的网络平台进行改造,命名为e租宝,于2014年7月正式上线。

在推出e租宝平台后,丁宁开始许诺9%至14.6%的年化收益率,招揽客户投资,不仅如此,丁宁对e租宝的宣传营销可谓铺天盖地,累计在央视投放广告费3102万元,北京卫视2454万元,东方卫视1479万元…..并把集团二号人物,e租宝的联合创始人张敏,打造成”美女总裁”。

当时,任超看到e租宝有了央视、北京卫视等正规媒体的背书,火速拉上周边的朋友亲戚们进去“薅羊毛”,而得到百姓们信任的e租宝,最高时一天融资就超过5亿元。

P2P的暴利,让各路资本也颇为眼馋,在随后的两三年时间里,银行、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场,企图从中分一杯羹,知名投资机构的进入让更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坚信了P2P风口已来。

2

小微企业通过P2P平台如愿借到钱,老百姓通过P2P平台赚取高额的利率,一切看起来“其乐融融”,在欢呼声中,P2P迎来“高光时刻”,然而,看似歌舞升平的P2P行业,底下却是暗潮涌动。

由于缺乏必要的行业门槛,整个P2P圈内鱼龙混杂,一些民间高利贷平台披着P2P的外衣高调入局,甚至有极端者打着P2P网贷的旗号,做起了诈骗和非法集资的勾当。

动辄10%-20%的高额年化利率,让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白领张霞再也忍受不住,一头扎进P2P大浪潮中,她2015年7月才接触到网贷投资,因为在股市沉浮过几年,有一定的风险识别意识,相比任超,她要理智一些,在所有P2P的平台中,股东背景、平台资历、发展轨迹是否符合当前政策等,她都会仔细翻查资料,但是再缜密的思维偶尔也会抵不住诱惑跟风投资,觉得“韭菜”不会是自己。

张霞投资了自认为比较“正规”的12家平台,包括有央视广告背书的e租宝。不过,她还是踩雷了,一家上线不到半年的平台突然失联,她和几位投资人按照该网站给出的办公地址找了过去,才发现自己投资了5万本金的平台宛如小作坊,门上挂着临时做的牌子“XX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大门紧闭,从门缝隐约望见屋内乱糟糟的,桌椅杂乱摆着,地上铺满文件纸,门口看门大爷说,这间屋子房东欠了钱,搬走好几天了,之前像是个搞金融的骗子公司。

张霞和一同前来的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最后决定报警,但是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借款合同、资金流水不全面不能作为证据)等多方面原因,警方没有立案。

嗅到危险气味的张霞立刻撤出其他平台在投资金,但是高额的收益还是让她无法彻底退出,紧接着又做了更多功课,最后精挑细选留下了自认为非常靠谱的5家P2P理财平台,当然其中还有“正规”的e租宝。

此时的任超也遇到了自己的第一次踩雷,在一家高达30%的P2P平台中,还未等任超提出第一笔收益,手机页面上的“赎回”按键就已经变成了灰色,起初他以为只是暂时的无法提现,但过了几天后,还是无法赎回,甚至连App都无法打开了,他慌忙去警察局报案,警官告诉他,因为这个理财平台报案的他是第70个,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投入这个平台所有的钱没了。

起初任超也怀疑过这些P2P平台,但看到各大媒体上轮播的e租宝广告以及自己翻了几倍的收益之后,他还是放下了戒心,并且把这次的踩雷事件归结为自己太贪,随即就把其它高收益的P2P平台资金转移到了仅有13%年化收益的e租宝。

而在任超和张霞投资的P2P平台爆雷背后,当年歇业的P2P平台就占据了行业的1/3,其中恶意跑路和诈骗的更是不在少数,自此,P2P的安全问题,让监管层面不得不重视起来,一系列监管政策相继出炉。

3

2016年,继《指导意见》和《征求意见稿》推出之后,8月4日出台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对P2P金融一系列细则作出了详细的规定与调整,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监管文件。

尽管红线和边界确定了,但落地却不易,由于P2P数量众多、鱼龙混杂又涉及公众资金,若合规要求一步到位,会危及出借人资金安全,引发风险隐患,于是监管给足了P2P平台时间,意图鼓励P2P平台走上正规化的道路。

在监管的背后,仍有不少混在P2P队伍里的平台本身就是骗钱的,抱着能骗一天是一天的想法继续行骗,不过,随着监管的一步步落实,泡沫的破灭如期而至。

2015年12月3日,e租宝40人被调查,12月9日,张敏在虹桥机场被抓,在看守所,她说“e租宝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庞氏骗局。”

警方出动两台挖掘机,历时20余个小时,e租宝200余台服务器与1200余册证据材料从6米深的地下被挖出,截止2015年12月,e租宝涉及人数90万,涉及金额745.11亿。

在巨额的“非吸”资金中,除了一部分用于还本付息外,丁宁将相当一部分用于个人挥霍:他送给张敏5.5亿现金、一枚1200万的粉钻戒指、一块5000万的绿色翡翠……

在e租宝爆雷之后,起初任超以为只是暂时的无法提现,直到警方立案,平台高管被拘,他才意识到投入进去的30万全没了,不知所措,不敢相信,这个有众多媒体为之背书并且获得过多个行业荣誉认证的平台怎么能说垮就垮了?他不断问自己。

几天之后,精神上的焦虑使其呕吐、疼痛、彻夜失眠,不敢告诉家里人,压抑让他在黑暗中喘不上气来,“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反反复复碎碎念着。

“感觉自己就像一条快要枯死的鱼,在竭力挣扎”,他叹气到,后悔吗?后悔,但已经于事无补了,追寻着大队伍,他向警方报了警,寄送完相关材料后剩下的除了等待,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才能快一点把钱要回来,“现在就想赶紧把欠别人的钱还完”他说。

与任超不同的是,在e租宝案爆雷那会儿,张霞很快按捺住自己的愤怒和震惊,多方求证消息的真实性,在确定e租宝真的被“端了”之后,她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维权组织,并搜集齐了证据向当地警方报案,从2016年12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到2017年9月法院公开宣判,再到2017年11月二审公开宣判,这近一年的等待长得像一个世纪,但恶徒被绳之以法,资金在逐步清退,这样的结局之于张霞来说再好不过。

她一直还在等待e租宝的清退款,虽然全款拿回几乎无望,但是自己拿起法律武器捍卫到自己的权益,结果已经不是最重要的。

4

e租宝的轰然倒台,引发了中国P2P行业的第一波“雷潮”,彼时,近1000家P2P平台倒闭、跑路,持续了一段时间。

公安机关开始对网贷平台涉嫌非法集资案件开展集中网上登记,首批上线登记的100起网贷平台案件中,王贵英所投的团贷网并未在列。

在公园走了一圈又一圈的王贵英,听到这个消息后虽然稍感安慰,她是一名团贷网的出借人,两年前在某互金自媒体公众号的推广下“上了车”,随后发现团贷网收益确实不错,一直坚持投入,甚至为了享有各种福利还分了多个账号同时投资。

诚然,e租宝的倒台浇灭了一部分的发财梦,也带走了一部分P2P平台,不过,随着2017年掀起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上市潮,这一年,趣店(原趣分期)、拍拍贷、乐信等互联网金融公司先后上市,通过P2P创业实现财富自由的“人生赢家”比比皆是。

转身又有大量创业的投资者扎进了以P2P网贷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领域,王贵英就是其中一位,团贷网从企业的资质信用到高管背景,她都自己上网查过,包括9%的收益率在她看来“也远比那种承诺20%回报率的要稳妥的多”,而且在投资之前,她都存几百再取回来,反复试探后,她才跟亲戚朋友的借钱去投。

据王贵英回忆道,其创始人唐军可以说是一个具有魄力的人,她在网上经常可以看到唐军本人的朋友圈,“他经常发布与各行各业大佬们的合影,史玉柱、马云…..”王贵英时常说的一句话是:“与这么多名人合作,投这个肯定没问题呀”!

王贵英认为自己9%的收益稳妥也的确是“事实”,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唐小僧曾在微信群里推送一波收益率高达40-60%的高返利广告,形似微商传销的钱宝网也曾提供一款名为“QBII任务—雷神空天”的投资项目,年化利率高达43.6%,雅堂金融、联璧金融也“不甘人后”,开出的年化利率让人难以抗拒。

在四川经营着一家火锅店的楚杰就奋不顾身的投入其中,在他看来,这种P2P平台虽然风险高,但是经他调查发现,一般不会在一个月内跑路,他玩半个月就出金,这样风险又低,又能赚到比其他人更多的钱。

不过,在用这种方法赚了10万元之后,其投资的一家仅仅上线10天平台突然不能提现了,而楚杰找到所谓的“办公地址”后,却发现只是一家破烂的工厂,嗅到危险气味的楚杰立刻撤出其他平台在投资金,不过,想着账户资金一天上千上千的增长,他还是没能全部撤出来,依然在唐小僧、钱宝网等平台放了近20万元。

然而,没过多久,钱宝网实际控股人张小雷主动向公安机关自首,唐小僧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调查,累计交易额超过750亿元,有了前车之鉴的楚杰,立刻撤回在投资金,但为时已晚,在此次大面积爆雷事件中,楚杰成了“牺牲者”,他跟其他投资人一样,在平台所在办公楼试图堵人,搭帐篷吃泡面守着公司大门,以为抓住了平台负责人就能拿回自己的资金。

他也报过案,求助过警方和经侦,但是结果无非是两个:不了了之或是平台实控人被抓,立案、开庭审理到宣判,在之后长达半年和投资人抱团维权过程中,他终于精疲力尽,无奈选择放弃,漫漫长路他早已疲累。

第二波爆雷潮来的比第一波还要大,从2017年年底到2018年中旬,全国网贷平台总数5382家,其中问题平台数量多达3631家,占比67%,比例之大让人触目惊心,仅在2018年6月,P2P平台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达到80家,其中问题平台63家,停业平台17家。

而王贵英依然在这一波爆雷潮里“幸存”,这也让她坚定9%的收益率是安全无恙的,但她似乎忘了这是相对于“那种承诺20%回报率”来说。

5

这时候监管层坐不住了,早在2016年,就曾出台相关文件,给足了这些P2P平台时间,让它们走上正规化的道路,但一年过去了,P2P行业不仅没有好转,反倒是龙蛇混杂的网贷平台反复上演着“庞氏骗局”,这让监管层为之震惊。

当耐心被消耗殆尽,真正的铡刀便开始落下,2019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明确了此后以引导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从“能退尽退,能关尽关”这句话,就能看出监管层面对P2P的态度。

湖南、山东、重庆、广东……全国各地接连开展了取缔P2P网贷业务的工作,数以千计的P2P平台被整治清退。

3月27日临睡前,王贵英习惯性地浏览几个互金微信群,猛然发现一段关于经侦封锁东莞团贷网总部的短视频,她联想起前几天团贷网刚刚召开了一场大户(大额出借人)会议,会上,唐军明确表示公司会压缩网贷业务,要转型线下,王贵英顿时觉得心里很不踏实,马上把自己手上的所有债权共计23余万元进行了转让,在亏损几千元的利息后,转让很快成功,她又马上申请了提现,按照王贵英的打算,3月28日他就可以提现成功。

然而,一觉醒来,她等到的是团贷网被立案的消息,而她的账户也已经被冻结,提现状态仍显示“审核中”,而警方在通报中呼吁团贷网投资人报案登记,这一下子让这个天生要强、心思细腻的老太太没了主意,“我就想着挣点儿钱给老伴儿补交上养老金,谁想到会这样”,自认为做足了风险预判的王贵英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原本一个月两千块钱的退休金在小地方还可以让两位老人应付日常生活,可如今一大笔外债让王老太失去了安全感,就像她自己说的,“整天强装笑脸怕被人知道,如果朋友催着还钱恐怕是真没法子了”,语速一直超快的她蔫儿了下来。

实际上,对于业内及投资人而言,团贷网被经侦,是意料之外的,毕竟在所有关于网贷的排行榜上,团贷网一直名列前茅,就在爆雷的前一个月,团贷网的新增注册用户人数还达到了41914人,而且出金一直很顺利。

据团贷网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团贷网历史累计成交量达1307.70亿,借贷余额超145亿,待偿金额118.9亿,出借人数达22.2万人,借款人数达37.2万人。

另据东莞市公安局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累计追缴冻结团贷网相关负责人涉案资金56.38亿元人民币、涉案股权和股票账户一批,查封扣押涉案房产50套、土地2块、飞机2架、汽车49辆及物品一批。

6

一夜之间一无所有,这并不是一个笑话,生活远比戏剧更富张力,这场P2P洗牌大潮考验着行业的规则和诚信,也考验着人性的认知和脆弱。

在某第三方论坛上,有一个名为“P2P爆雷后,你的生活被整得有多惨?你的内心有多煎熬?”的帖子,回帖当中有人在文末附上了妻子怀孕三个多月的B超照,发帖者称因为之前投的P2P平台全部爆雷,就连最后一个平台的5万块钱也取不出来,无奈之下借了2万元高利贷用来偿付信用卡,高利贷一个月利息就2000块钱,逾期后果是网上被曝通讯录,而这一切都不敢告诉自己的妻子和父母,他在最后写到“再还不上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条帖子的下方有无数的回复,有人表示同情,男人养家不易,也有人大骂活该,催着赶紧跳楼,他不敢声张,甚至不敢跟最亲的家人朋友诉说,只能在网络上无名倾诉。

在风险“变现”时,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但“体面”还能维持多久?没有人知道答案。

随着P2P的违规越来越明显,进入2020年开始,网贷清退从未间隔,每天都有P2P平台被查,截止到7月3日共查处了348家,其中多个城市采取全面取缔。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不久前接受采访时称,可能到今年年底,专项整治工作就会基本结束,转入常规的监管,他同时表示,出借人的资金还有8000多亿没回收,只要有一线希望,会配合公安等部门追查清收,最大程度上偿还出资。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谁也没想到,曾经如日中天,挥钱如雨的P2P行业崩塌的会如此之快,或许,在风险没有到自己身上时,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不会是最后接盘的那一个。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科技金融在线”专注科技金融领域独家报道致力于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科技金融信息本文仅作为知识分享,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任何人据此做出投资决策,风险自担。爆料/投稿/合作,请联系(微信号:15311548168)